Atypical Combinations and Scientific Impact


Ben Jones http://www.kellogg.northwestern.edu/faculty/jones-ben/htm/research.htm

z score

z-score是一个standarized similarity index.不管是z-score还是q modularity都是在刻画一个similarity landscape。对于brian uzzi而言,他想看的是一个旅行者在similarity landscape里的轨迹,可上九天揽月,可下五洋捉鳖的人就是最成功的人;对于newsman做社区识别而言,通过最大化q modularity,找到一种划分similarity landscape的为不同社区方法,同时使得社区内部的similarity最大化。

形成一条链接可能有两种原因:popularity和similarity,z-score试图捕捉到similarity,需要排除掉popularity,一个主要的策略就是零模型的思路,构造随机网络以得到期待的数值,用观察数值减去期待数值来做第一步depopularization,然后使用标准差做分母进一步归一化或者标准化。这就是z-score的思路。

Similarity-landscape.jpg

Null model

对于科学引文而言,构建零模型需要先按照paper引用网络按照出度的年份和入度的年份进行shuffle(s figure3),然后aggregate到journal network。

Snip20180102 22.png

从paper中的reference list提取reference的co-occurrence network(A&B),然后aggregate到journal (C & D)。

Snip20180102 23.png

Metaphor

一切都是metaphor。对于社会科学而言,试图通过metaphor进行思考;也试图将研究发现通过metaphor来进行包装和传播。为了更好地找到insightful的metaphor,需要和很多人进行很多讨论和思考。这是社会科学的价值。所以,抓住机会和靠谱的人聊自己的idea很重要。把所有的人当成聊idea的对象。不断地思考、凝练、压缩。推动自己反过来和数据进行更高效的互动。很多时候之所以拖延是只有一个和数据讨论的过程,缺乏一个和很多人讨论的过程,因而不能利用社会环境推动自我激发。